洛克文学

繁体版 简体版
首页 > 身为人母 电影 > 双喜来临门

第962章 双喜来临门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双喜来临门》。

但他三人若是一直走过来,展梦白三人便必定难逃目下,展梦白邓定侯刚想退的时候,丁喜已拉住了他的手,往后面倒窜而出

……

看着侯天一副前怕狼后怕虎的样子,王平凤来了气。

竟然吩咐侯天道:“猴崽子,你要不想搜也可以,给我一把火把这太师傅烧了,你就不用去搜了。”

听闻此言,太师夫人吕凤那可当了真,她于是严格按照太师的吩咐,因为所有下人尽快撤离。

太师府烧了可以重建,反正江家又不差钱儿。

可是得罪了王平凤,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如果被王平凤缠上了,估计有钱你都没地方去盖房子。

看到侯管家还是有些迟疑,王平凤此时也发了火儿!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这个管家还没有搞清形势,于是王平凤便准备广而告之一下,当然她这话不仅是说给侯管家听的。

只听王平凤气于轩昂地宣告道:“从今以后我儿子路正行,将迎娶星际联盟皇族的公主,皇帝陛下说了这件事儿很重要,所有的人都配合,否则便是忤逆大罪可诛十族,所以,那江家二妖从此后都给我老老实实的,不管他们以前是龙是虎都,得给我卧着伏着!”

一言既出石破天惊,振聋发聩。

管家侯天听到了这个消息,顿时精神大震,要知道冥界的人并不怕阳间的人,但冥界的人最怕的是外星人。

几千年以前就是因为外星势力逼得冥界强者们走投无路,从阳间躲回冥界再也不敢嚣张,因为在外星人的面前冥界的那点儿家底儿简直不够看

侯管家听到了王平凤这么说,此刻顿时来了底气。

自己家有了外星人这个靠山而且还是外星皇族,那自己还怕谁?

不要说烧个太师府就是烧皇宫,他侯天也敢冲锋在前!

就像喝了100罐红牛,候天声嘶力竭地声大吼:“三百神武卫何在,给我搜人!”

太师府的一些高手原先还准备象征性地抵抗一下,毕竟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若连面子上的工作都不做,估计以后捞钱就没那么容易。

可是听到“外星人”和“外星皇族”这几个字,这些高手立刻偃旗息鼓,消失不见。

三百神武卫也不是聋子,自然听到了王平凤刚才那段宣言,此刻一个个犹如神兵天降,威武非凡。

按照侯管家的吩咐,一间一间一地一地地开始搜查了起来。

毕竟太师府很大,占地有上百亩,房子也有上千间,300个人搜下来也是很辛苦。

只不过太师夫人吕凤极为配合,她甚至要求自己的管家带人把所有的人都撵出来一定要让亲家搜得过瘾!

以后这个亲家恐怕就不能再认了,因为人家是外星人的亲家了,地球人任谁也是高攀不起的了。

同时,由于伺候姜大妖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太师夫人吕凤伺候起王平凤来,那也是无微不至,尽善尽美。

这两个时辰王平凤受到了极好的待遇,端茶倒水洗脸擦手,这都不算什么,仅仅是给她按摩揉肩捏腿的丫鬟就有六七个,还有专门给他喂吃喂喝的人。

一时

陆隐并没有急着去太摩殿,已经来到洪荒疆域,当然要去洪荒宗走一趟。

  第一次听到洪荒宗之名还是因为孟越,陆隐对洪荒宗印象最深的其实是大荒掌,当初他就对大荒掌惊为天人,以为大荒掌可以直接吸收生机,外界传言也是这样,一掌之下,一定范围内生物皆枯萎,但随着修为加深,他渐渐觉得不可能,生机哪有那么容易吸收,大荒掌并非吸收生机,而是加速生物体内水分的消耗,这与生机完全两回事。

  当然,即便不是吸收生机......

吃完饭之后,二人躺在床上,静静的想着这几天的经历,总结着收获得失。

  两个人在这段时间内,每天晚上睡前,都会把自己的体会和收获说出来,相互分享。这基本已经形成了习惯,每有所的,总会与对方分享自己的喜悦。

  这是一份属于二人的独有的记忆,不管是这段时间的生活环境,还是每一天的内容,都只有二人彼此分享,他们没有观众,前有古人,后无来者。

  这一天下来,洛溪跟龙婧再次躺下来的时候,洛溪思索了半天,对龙婧说到:“婧儿,我打算要试试那个三世功,现在的进度可能需要外面那个三世果的辅助。”

  “好啊,如果你觉得可以了,那就试吧,今天我们所经历的一切,就好像一个全新的世界,在你我眼前打开了大门,如果放过了,那就太可惜了。一切刚刚好,不是吗?”龙婧不在意的说到。她觉的洛溪总是太过谨慎。

  看着龙婧不甚在意的态度,洛溪坐了起来,“我的重点是要用外面的三世果,所以我和你商量下,你没啥意见的话那我就用了。”

  “哦,为了这个啊,”龙婧也坐了起来。

  “没啥,那个东西我也用不到,就你练的这个有用,那就你用吧,不用跟我说,虽说这里的东西是咱俩一起发现的,到目前我们还是一起生活的,在此期间,我觉得,我们不管是谁,要用到什么东西,就尽量去用,等我们出去的那一天,再来看看还剩下什么,你看如何?”

  “好,就这么办,那就自个决定用什么,但一定要注意安全,等出去的时候再来清点剩下的东西就好。”

  “嗯。”龙婧轻轻的答了一声,又躺了回去,洛溪也躺了回去。

  二人不再说话了,龙婧心情复杂的躺在洛溪身边,看着窗外皎洁的月光,数着天空的星星,初春的天气,如果躺在外面的草地上,会稍显清凉,不然她都想出去了。

  一点睡意都没有,自从上次因一时心直口快而跟洛溪生出嫌隙之后,二人都尽量避免着一些敏感的话题,但是再也没有了往日的那种亲密无间。洛溪总是跟她保持着适当的距离,看似亲切,却有了距离感。这让龙婧有种抓狂感。

  洛溪的心,就像一把上了锁的柜子,紧紧的闭着,龙婧的心空落落的,想要抓住一些什么东西,却无从下手,无从着力。隐隐的,有着一种失去感。

  洛溪躺在龙婧的旁边,心无波澜,没有了一起起伏。如果说之前有过一些想法,那么现在,已经被他毫不留情的给掐断了。

  他知道,她跟他之间的牵扯,再往后,可能会越来越多,如果可以简单的话,那就不要再复杂了,如果再夹杂私人情感进去,可能让事情会更麻烦。所以,他强迫自己,收回一些不该有的,净化了两人的相处关系。他呼吸绵长平稳,不大一会儿,就睡过去了。

  龙婧转头,看着这张让她爱急了的容颜,睡着的时候,就跟婴儿一样纯真可爱,少了眉稍的那一抹冷意和凉薄,看起来柔和多了。她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的睡颜,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一夜很快就过去了,当洛溪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却发现太阳已经高高挂了起来,自己睡在了两人中间,而龙婧就乖乖的窝在他怀里,像一只收起利爪的猫儿一样乖巧。

  他不由得看痴了,他是喜欢她的,无关其他,只是纯粹的喜欢。只是这样看着,他就已经很满足了,这是他的姑娘,他喜欢的姑娘,但是,却不是现在的他可以拥有的。

<太宗讳世民,高祖第二子也,及高祖之守太原,太宗年十八。时隋祚已终,太宗潜图义举。每折节①下士,推财养客,群盗大侠,莫不愿效死力。及义兵起,乃率兵略徇西河,克之。大军西上贾胡堡,隋将宋老生率精兵二万屯②霍邑,以拒义师。会久雨粮尽,高祖与裴寂议且还太原,以图后举。太宗曰:“本兴大义,以救苍生,当须先入咸阳,号令天下,遇小敌即班师,将恐从义之徒一朝解休。还守太原,一城之地,此为贼耳,何以自全?”高祖不纳,促令引发。太宗遂号泣于外,声闻帐中。高祖召问其故,对曰:“今兵以义动,进战则必克,退还则必散。众散于前,敌乘于后,死亡须臾而至,是以悲耳。“高祖乃悟而止。八月已卯,雨霁,高祖引师趣霍邑。太宗自南原率二骑驰下峻坂,冲断其军,引兵奋击贼众大败各舍仗而走。悬门发,老生引绳欲上,遂斩之,平霍邑。

站不稳就无法还击,不能还击就这一生中,也曾遇见过很多可怕之四友。惠连幼有才的。屋子里还燃着灯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双喜来临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