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克文学

繁体版 简体版
首页 > 超级yin乱校园运动会 > 再遇姑侄

第599章 再遇姑侄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再遇姑侄》。

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经过短暂的慌乱,殿卫三两聚集,青铜长剑释放白光,形成一层白色光膜抵御星标枪和丸石。

虽然仅仅抵御片刻光膜就被星标枪撕裂或被丸石砸破,但光膜的存在却有效缓解了两者的力道,再凭借坚硬的甲胄已能勉强接下这两者的攻击。

一个个白色光膜出现在广阔的战场上,借助光膜的力量殿卫再次发起进攻。

第一道防御上,梁式震频锤的铁链已有许多被砍断,偌大的流星锤掉在地上;第二道防御上,移动战堡和冲击猎车破烂不堪,前脸没有一个是完整的;第三道防御上,殿卫暂时性抵御住星标枪,以极快的速度奔向星标车和丸车。

“星标车攻击范围缩小到第二防线上,皓月小队守住第三防线!”路璇的命令通过无线电第一时间下达。

星标车和丸车前是一千名神色冷冽的皓月队员,银白色身影挺拔屹立,不动如山,与两百米外狂奔的白金色身影形成鲜明对比。

经过第一道和第二道防御的阻拦,冲过来的殿卫只有数百个,但这只是目前,随着时间的推移,会不断有殿卫冲过前两道防御。

扭头看了身后的两人一眼,望向殿卫,叶莲娜沉声一喝:“皓月小队,冲锋!”

话音落下,一千个银白色身影由极静转极动,骤然冲了出去,迎上殿卫!

冲锋中,一把把淡青色沙漠.之鹰举了起来,皓月队员双手持枪,动作整齐划一。

密集又响亮的枪声在此时响起,泛着金属光泽的枪身微微震动,一颗颗无情的子弹从冰冷的枪口飞出,仔细看就会发现,每一颗子弹上都有着淡青色螺旋花纹。

无数子弹齐发汇聚成一片弹雨,顶着空气的阻碍,射向殿卫。

子弹射出的瞬息,同样发起冲锋的莫凯泽愣了一下,他明显地感受到子弹上传来风元素的波动。

这种波动很是微弱,只有一颗或几颗子弹的话他或许还察觉不到,但现在是数千乃至上万颗子弹齐发,那种波动对他来说比黑暗中的灯塔更醒目。

没有过多的犹豫,几乎是在感受到风元素波动的一瞬间,青色剑息就从莫凯泽全身亮起。

【道剑·尘冕】苏醒!

印有狰狞纹路的墨青色扁状剑把出现在莫凯泽手中,小指后幻化出有着螺旋花纹的青色倒刺,宽大的剑格前是刻有方形图案的细长剑脊,两侧剑刃布满了尖锐的细刺,单凹槽剑尖寒芒闪现。

清脆的剑鸣并不响亮,却神奇地传遍整个战场,令所有事物都仿佛停滞了那么一刹。

耀眼的青光下,阻碍子弹的空气消失了,子弹前方似乎成了一片真空地带。子弹无视空间的距离,射向殿卫。

有着淡青色螺旋花纹的子弹射中殿卫,击打在流云甲胄上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经过特殊改造,子弹能被黑芒所吸收的能量微不足道。

不时就会有甲胄达到极限破裂开来,殿卫随之化为黑色雾气。

甲胄上被击打出大量的弹痕,众多殿卫硬顶着子弹前进。

望着敌军阵营中那个青年,严格说是青年手中那把充满杀伐之气的长剑,一双双猩红圆眼中怒意强盛到一个可怕的地步。

子弹打光,一名名皓月队员抖动双手,沙漠.之鹰在掌心旋转着回到腰间的枪套中,随后一只只右手从头顶伸向背后,拔出了长剑,干练一致的动作利落帅气。

青光,没错,明亮的青光出现在战场上,一个个银白色身影手中都握着一把光剑,普通制式的剑身闪着青光。

千把光剑分外夺目,照亮了第三道防御!

光剑上的风元素波动远比子弹上的还要强烈,莫凯泽下意识高举【道剑·尘冕】,大风呼啸而起,光剑上的青光愈发明亮,浓郁的青光近乎笼罩了所有银白色身影。

被青光笼罩,每一名皓月队员都感到身子一轻,冲锋的速度快了一倍。

转瞬间,双方距离缩短为零,手持青色光剑的银白色身影与手持青铜长剑的白金色身影冲杀在一起。

双方一接触就展开了不遗余力的拼杀,皓月队员与殿卫混在一起,死伤瞬间出现,或是银白色身影倒在血泊之中,或是白金色身影化为黑色雾气消散。

这时殿卫强大的实力就体现出来,那矮小的身体有着惊人的力量,即使是服用强化剂的皓月队员也不是对手,基本上两名队员才能挡住一个殿卫。

流云甲胄异常坚硬,青色光剑砍在上面只是留下比弹痕更深一点的剑痕,也由此可见,星标枪的穿刺力是多么恐怖。

冲在最前面的第一小队早就与殿卫展开了拼杀,作为实力最强的小队,每一名队员都有单独对付一个殿卫的实力。

刺鼻的血腥味短时间就在战场弥漫开来,这必将是一场残酷的白刃战!

与莫凯泽主动找上一个殿卫相反,以辰是被一个殿卫主动找上的,应该说是两个,只不过另一个被叶莲娜拦下了。

黑色剑息从以辰全身亮起,第三道防御上的青光瞬间暗了几分。

【道剑·夜束】苏醒!

以辰握住印有狰狞纹路的乌黑色圆状剑把,尾指后幻化出摄人心魄的黑色珠子,较小的剑格前是刻有古怪图案的渐窄剑脊,

史凝月的伤势恢复的很快。虽然大部分时间处于昏昏欲睡的状态,但是醒来的次数越来越多,甚至也能睁开眼睛和史夫人交谈几句了。方子安不能时时陪护在旁,只能偶尔去探望,不巧的是几次探望史凝月都在沉睡,却也没能和史凝月说上一句半句的。但是方子安听到她正在康复的消息后还是高兴不已。

虽然不能陪护在旁,方子安便主动承担起了接送谭妙手前来诊治以及抓药熬制的任务。本来谭妙手说了不用接送,但方子安还是驾车前去,那谭妙手也......

”人工智能是我们生活的需要,,仁和人也。先生生而有文在手

那一刻是他最虚弱的时刻,天知道如果敌人不崩溃,凭着死光两万人的代价和他耗,最后死的或许就是他了。

当敌人全部退走,队友赶来,周朴精神一松,全身乏力虚脱的感觉涌起,竟一下子昏死了过去。

“魏军破城了吗?”周朴从梦中惊醒过来,语气中透着疲惫与虚弱。也不知自己睡了多久,现在是什么情况。

“将军!城还在!您击退了敌军,魏军溃退了上百里,丢下辎重粮草无数。短时间内应该无法组织大规模的进攻。”王平俯下身体报告,声音有些哽咽。

第一次战斗,将军带着他们冲锋并取得了胜利,还可以说是打了个出其不意,打了个以逸待劳。

但这第二次战斗,将军一人闯入敌军严阵以待的大阵,以一人挡万军,这气魄和勇武,让王平心悦诚服,打心底里崇拜敬仰。

看着将军重伤昏迷,睡梦中都记着城池,这份忠心和担当,如一座高山般伟岸,让王平汗颜。

双膝跪地,双手作揖,重重一拜:“末将王平,愿追随将军,赴汤蹈火,肝脑涂地。”

周朴赶紧把这个大汉给扶了起来,身上力气依旧没有完全恢复,竟一下子没能扶起,王平也不懂眼色,硬挺着不肯起身,场面有些尴尬。

“好了,起来吧!”周朴无奈地抬抬手,“王将军,今后的守城就交给你了,务必完成丞相的嘱托。”

“末将遵命!”王平一抱拳,一副惟命是从的模样,此刻他已经全身心地归顺了蜀国,归顺了周朴。

接下来的最后一天,周朴被人搀扶着去见了各营的将士和城中的百姓。他身体因为有异能在不断恢复,已经好了许多,走路什么的已经没有问题,不过诸将都怕他有个闪失,还是强行搀扶着他,甚至还以能够扶着他的胳膊为荣,谁来搀扶就变成了问题,为此还争执了好久,最后才决定几人轮流着来。

每到一处周围就会发出热烈的欢呼,欢迎这个拯救全城的大英雄。

不过下跪这个礼节让周朴有些不太习惯,哗啦啦跪倒一片,其中还有不少老人妇孺,更是让他十分别扭,每次都得费好多口舌才把他们给劝住。

这次的战果直到第二天才统计出来,因为物资实在是太多了。城里的仓库都被堆满了才存了三层不到的战利品。

收获的盔甲兵器不仅可以武装全城全军,还有一半的富裕,想到丞相在天水攻城,这些军资肯定更加需要,于是组织了一个小队把多余的战利品给送了过去。

粮食问题也彻底解决了,富裕地可以吃到明年。猪肉太多了吃不完,放着很快会变质,可惜城里没有足够的盐来腌制,只好晒成肉干备用。

两架巨大的床弩被众人抬回了城里,废了好大的劲又抬上了城楼,有了这两个大杀器在,敌人即使派出投石机,也不需要再派骑兵出去拼杀,只要居高临下用粗大的弩箭击毁就好。

可惜的是这次因为只有周朴冲进了敌阵,没能及时留住对方的马匹,也没有留些什么俘虏。

倒是留了一地的尸体。那些堆着不处理,时间久了容易闹瘟疫,周朴又命人在城外几里的一个山脚挖了大坑给埋了起来。

城里所有人都情绪高涨地投入到城墙的建设中去了,趁着敌人没来进攻,在原有的城墙后面又加固了一层,之前攻破的那段城墙也已经修复完毕,城墙还加厚了许多,相信下次敌人攻城就没那么容易再次撞破了。

来到这里十几天,周朴和诸位一起奋战的将士都有些感情,虽然自己马上就要离开,但守住街亭,扩大北伐战果还需要持续下去。

他明白自己走了后,没了骑兵的他们失去了反击的能力,只能被动的守城,但之前自己留下的余威或许可以震慑对方。

学了诸葛丞相的计谋,让城中的巧匠依照他的模样制作了一个木偶,穿上盔甲远远望去一时真难辨真假。把它放在城头用来震慑敌军,或许会有奇效。

之后又把权利交接下去,把王平临时提拔为主将。换成以前,诸将肯定不服,但以现在周朴在军中的威望地位,没有人再提出异议。

众人见他如此安排,像是在安排后事,以为他受了致命的重伤,即将命不久矣,心中悲痛,却也没有当面提出疑问。

周朴见众人误会,索性假戏真做,装作一副就要不行的模样,把自己关在了屋里。

临走之前,他特意留下一。可是看着王苏州脸上的不忍,他反而感到了一阵恐慌,连说话都有些心虚:“谁?”

王苏州看着那双瞪得很大的淡黄竖瞳,拍了拍对方的眼皮,安慰道:“其实也没你想的,可怕,就是一个书店老板而已。”

“谁?一个书店老板?”

杨念桐忽然觉得自己真的很傻,居然会担心起一个傻子的恐吓。

他眯着眼睛,怜悯地看着王苏州:“看来你是真的脑子有问题。”

王苏州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反而闭上了眼睛,将右手食指竖在了唇边,轻声说道:“嘘!你听到了吗?”

“听到什么?”杨念桐下意识动了动耳朵,可惜什么都没有听到。

他顿时决定还是不要再跟眼前这个傻子交流的好,免得让自己被传染上,也成一个傻子。

可倾听中的王苏州却突然睁开了眼。那漆黑的眼瞳中像是有什么东西被点燃了一般,亮得吓人。

他的嘴角也弯起了一个弧度:“当然是听到一个男人被千年杀时所发出的绝望的呼喊?”

“千年杀?那是什么?”

杨念桐忽然顾不上去倾听王苏州的回答了。

因为他也感觉到了异样。

那似乎是大地在震颤?

而下一刻,当巨大的宫殿开始猛烈的摇晃时,他才意识到,不是似乎,那就是大地在震颤。

发生了什么?

是地震吗?

杨念桐的问题还没问出口,就看见面前的王苏州以及那个仿佛木头人的范无救退往了通向高处的王座。

咔嚓——

仿佛是什么巨大的东西在断裂。

杨念桐四下张望着,想寻找到这异响的来处。

“别望了,看看脚下。”已经走到远处的王苏州发出了提醒。

杨念桐低头看去,发现自己地身体下方的地面不知何时多了一道笔直的裂缝。

而在他的注视下,那裂缝迅速扩张。

咔嚓咔嚓——

更多的东西在断裂。

杨念桐慌了,挥舞着相比于全身显得短小异常的两只前爪,拼了命挣扎着,想逃脱锁链的束缚,离开这里。可那锁链嵌入地面的地方不知被施了什么魔法,明明整块大地都已经四分五裂了,但它们却仍然保持着坚固。

这时候,杨晓丽也从高高的王座上走下,来到了王苏州和范无救身边。她看着不远处发生的一切,紧张地问道:“没事吧。”

王苏州意味深长地笑笑:“我们当然没事,可他就……”

突然之间,像是有人等不及了一样,那开裂的大地仿佛被人猛地用手掰开,一道巨大的深渊瞬间成型。

杨念桐猝不及防,朝下摔落。

“救命啊!”

杨念桐下意识地闭着眼惨叫起来。

可下一刻,来自爪子上的拉扯让他又睁开了眼睛。原来是刚才那束缚着他的锁链救了他。

四肢,四条锁链,刚好将他死死吊在空中,难以动弹。

在这一刹那,杨念桐忽然不知道自己该感到痛恨还是庆幸。

看着被四根锁链吊起的杨念桐,王苏州用肩膀撞了一下范无救,坏笑着说道:“老范,你说他这个造型像个什么字?”

“不就是“大”字吗?”范无救无所谓地说道。

“当然不是啦。其实是……”王苏州忽然看了杨晓丽一眼。

杨晓丽若无其事地说道:“你是想说其实是‘太’字吧。”

范无救这才恍然:“你又开黄腔。”

王苏州尴尬摸着鼻子:“没有,我是想提醒你们,‘太’字的一点马上就来了。”

就在这时,那深到没有极限,吞噬掉所有光线的深渊中有巨大的异响传来。

轰隆隆——

刚刚安定了一些的大地又再次震颤起来。

随后,杨念桐就通过自己那非人的视力发现,那无边无际的黑暗中,有一个巨大的轮廓正在缓缓上升。

很快,那东西便完整地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他的脸色瞬间就白了,如果他还是人的话。

那是一座巨大的山峰,一座有着尖锐峰顶的山峰。

而那尖锐得仿佛如长枪一般的峰顶,正以一种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冲刺而来。

而如果他的预计没错的话,那峰顶所针对的位置,刚好是他的肛门。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再遇姑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