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克文学

繁体版 简体版
首页 > 灵幻先生免费看完整版 >把城市当做母体

第796章 把城市当做母体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把城市当做母体》。

”孙小红道:“龙小云是林姑娘的亲生儿子,一个做母亲的,确,未尝出口,风仪玉立,举止轩揭,然其心每抑下,虽声称振叠,而酝藉自将,对人

朱元璋被韩度气极反笑,真是好大的胆子,敲竹杠都敲到朕的头上来了。

老朱的话让韩度心里发毛,再环视一遍众人的神色,他忽然回过神来,或许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水泥的价值。

“臣不敢,请皇上听臣解释。”韩度连忙低头一拜。

误会啊,误会大了。

和普通人产生误会,最多彼此隔阂,但是和老朱之间产生误会,那可是要掉脑袋的事情。

韩度赶紧向老朱解释,“皇上是想用水泥修砌城墙吧。”

“不错,难道不可以吗?”老朱反问道。

“可以,砌墙自然是可以的,”韩度连忙应和,很快他话锋一转,“不过在臣看来,水泥最大的作用,却不是用来砌墙。”

“那是用来干什么?”李善长插话问道。对于水泥的用途,在看见的第一时间他也和老朱想的一样,但是现在韩度说还有更加重要的用途,他便忍不住好奇一问。

“回韩国公,下官以为水泥最大的作用是用来修路。”

“用来修路?”原本好整以暇,静立在一旁的徐达疑惑问道。

“不错,”韩度自信又回来了,水泥道路别人都没有见到过,但是韩度却说见了太多了。“敢问魏国公,以水泥此物修出来的道路,会是什么样?”

“这个,”徐达沉吟片刻,“老夫没有见过,不敢妄断。”

韩度朝着老朱解释道,“皇上,以水泥修筑出来的道路,平整、坚固,最重要的是不惧雨水冲刷,哪怕是在倾盆大雨之下,人马车辆依然可以在其上自由行走。”

“可是,即便如此,那又如何呢?”有随行的官员问道。

韩度微微一笑,想要告诉此官员,什么是“要想富先修路”,道路的便利对于经济社会的发展可是有着居功至伟的作用的。不仅如此,道路对于朝廷掌控地方,其实有着极大的增强作用,所谓“山高皇帝远”,那些远离京城的地方为什么会容易反叛,还不就是因为朝廷鞭长莫及嘛。如果有了便利的道路,极大的提高朝廷大军的行进效率,你看看这些地方还敢不敢轻易反叛。

但韩度没有和此人解释,转而向老朱说道,“皇上,魏国公,都是用兵大家,臣斗胆问一句,我朝每次征伐北元,都要消耗多少国库?”

徐达听到韩度疑问,只是看来皇上一眼,没有说话。

朝廷一直对老朱的北伐颇有微词,所以被韩度这样问的时候,他的脸色变得不太好,但他忽然回过几分味来,破天荒的回答了韩度,“每次北伐的消耗,大约都是在三百万贯到五百万贯。”

“敢问皇上,这其中粮草辎重占了多少?”韩度继续追问。

“大概,七成吧。”心有所悟,老朱回答的轻松。

一旁的徐达和李善长两人,看见皇上和韩度一问一答十分默契,都感到诧异。他们可是极少见到皇上以这样的一个态度,面对一个低级官员。

两人都是极为聪明的人,仔细思量一番,便有了几分明悟。

“七成。就以三百万贯算,那也是二百一十万贯。粮行千里,不足一成。这其中超过九成的粮食,都会被消耗在运输过程当中。”

说到这里,韩度顿了顿,正色道:“而如果有了水泥修建的道路,便可以极大的提高运输的效率,极大的减少运粮的时间,减少时间便相当于减少了粮食在运输过程当中的消耗。”

“皇上请看,”韩度挥手指向那块混凝土板,“此物凝固之前,像稀泥一样,可以被制作成任意形状。而在凝固之后,又会变得坚硬、平整。马车行驶在这样的道路上更不就不需要惧怕路面高低起伏带来的隐患,可以在其上快速飞驰。”

“以往一匹马不过能背负二三百斤粮草,一日行军不过二十里。但是如果换成了马车,一辆马车可以载重千斤,一匹马便可以拉着马车在这样的道路上快速前进,一日行进超过百里。最重要的是,这样的道路不会出现坑洞,可以不分昼夜的日夜兼程,效率可比以前提高十倍有余,自然对于粮草的消耗自然就会降低到不足现在一成的地步。”

韩度停了一下,郑重说道:“皇上,只是一次北伐,水泥道路能够给朝廷节约下来的粮草便会超过百万贯。臣只卖一万贯,这真的是低到再不能低的价格了。”

韩度说完,朱元璋和徐达眼睛里齐齐冒出精光。

他们两人都是用巾力士还没有出手,桃云青已像光一样闪至这褐袍修士面前,提拳便轰,别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他这一拳,迅疾快速,拳头偌大电光团瞬间爆炸,将那修士轰杀得渣都不剩

  那几位紫巾力士更是被惊得目瞪口呆

  与此同时,整个广场周围突生一道红色光幕,将所有修士全部罩住了

  “怎么回事?”

  所有修士无不惊怒,瞬间便有七八十个金丹修士冲天而起,不过被光幕阻挡,他们也并未来得及在其合拢之前冲出去

  广场之上,瞬间一片嘈杂之声,筑基炼气期修士脸色茫然,不知何事,金丹期修士则人人面色苍白,因为他们感受到了一股庞大的煞气自场中升起

  这时,轰的几声巨响,场中九座雕像轰然倒塌,血水自当中爆发,竟变作洪水,淹向众人,他们都是修士,若真是洪水又有何惧,但这些修士,一触这洪水,周身法力尽消,全然似一个凡人一般,接着身子便与这血水同化了起来,皮肉化脓成水,一时惨叫连连,叫声凄惨

  那些金丹修士还好,踏步虚空,往高处飞,洪水暂时还淹不到,但血水每同化完一人,水势便高了一分,几千人之后,这洪水必然将整个光罩淹完

  “灵感阳,你要干什么?”有修士惊怒喊到

  灵感阳,自然便是汝阳王的名字,雪国皇室以灵为姓,当代国主为灵威阳,这灵感阳,以皇室来分,算作他的堂弟之流

  “干什么?阁下在这里面还看不清楚自己的处境么?”光顶之上,一人浮现而出,正是汝阳王,他面目微沉,罩中每同化一人会生出一些七彩光芒,此时流于他身

  那是人之神魂,此时被他汲取,他如同嗅到天地间最好闻的东西,深吸了一口气,生情陶醉

  问话之人看到他这副模样,自然是气急败坏:“灵感阳,你做出这种事情,不单雪国皇室不会放过你,太清宗也饶不了你!”

  当下又有十数金丹修士叫道:“灵感阳,你快放我出去,今日之事还有回旋的余地,否则我破阵出去,决计饶不了你!”

  不过他并不为所动那些人威逼不成,便开始求饶,但说了一大堆好话,眼瞅着血水越长越高,不由得气急败坏,众人又开口骂了起来

  “灵感阳,你个乌龟王八蛋,生儿子没**的,使这种阴谋诡计算什么,有种很我单打独斗啊!……”

  “灵感阳,放老子出去,劳资要生吞活剥了你,操**的……!”

  ……

  咒骂无效,炼气期的修士却以一个不剩了,血水之中,不是有光影跳动,像鱼一样,原来是筑基期的修开始被同化了,他们的神魂还没有灭亡,在水中挣扎,除了发出嘶鸣一般的灵魂悸哭,震颤其他修士的灵魂,便没有其他什么用了,这样一来,有些天才一般的筑基少年,更是被吓得哇哇大哭了,可是那些金丹修士除了自保根本无瑕顾他们

  这里瞬间成了炼狱之地,只不过可惜的是,这些人被血水同化之后也不会再有灵魂了

  “灵感阳,你不得好死!”

  有些金丹修士眼神通红,看着下方的炼狱现场,眼中怒火炽烈:“就是拼得魂魄不入轮回,今天我也要杀了你!”有人已经开始启用禁术了,并将自己的道器祭了出来!

  “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众金丹修士之中,最强的是一个使罗盘的中年道人,他面目狰狞持红,罗盘是极品道器,汝阳王也是想不到一个普通修士身上也有这种宝物,心下一凛,不过脸上却是一丝讥讽笑容

  那罗盘见风就长,瞬间变作一个大罗盘,占据了整个光罩的三分之一,这样一来,其他道器便要给他让出道来,他举手一轰,砸在光罩之上,光罩就是一抖,其他金丹修士俱是一喜,但下方的筑基期修士了就惨了,道器在里面攻击性他们哪受得了这种攻击,当下几名修士被口吐鲜血,护体光芒一暗,人就栽倒在血水里被同化了,不过此时其他修士也管不了这么多了,若不破开光幕,他们都要死在这里

  不过那光幕也仅仅是一抖,接着又恢复原样

  “可笑!”灵感阳面露不屑,可就在此时,他突然听到巨大的爆鸣之声,仿佛天裂开了一般,当下光幕就是一颤,裂出痕迹,便似要崩溃,灵感阳则惊得是面目苍白,双眼眦出

听了燕飞的话,袁方沉默了!

燕飞也没有催促他,只是站在他的身旁默默的等待着他的回应。燕飞并不着急,他的时间有的是。相反着急的应该是袁方,金州距离宜阳有五千多公里,坐飞机的话估计需要七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如果这七个小时之内他不能出现在华叔的面前,那么他的妻儿老小会是什么下场,他应该十分的清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袁方表现的无比焦躁,很显然内心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不过到了最后燕飞终于还是赌赢了,袁方心中那仅存的一点点的亲情,最终还是战胜一切。为了他妻儿老小的安全,袁方还是决定配合燕飞,将自己知道所有华叔的事情告诉给燕飞!

“燕飞,我答应你!不过求你,一定要救我的家人!”

“好!我会尽力的!”

燕飞应了一声,心中十分期待,竖起耳朵生怕漏掉一个字一般。

“华叔真名叫徐英华,四十五岁。我跟了他十五年的时间,常年在境外从事不法活动,赚钱快我们就做什么,上次在边境线上和你们的人交火后,我们人员损失惨重,而且最主要的还损失了价值几千万的货物。所有在回去之后华叔便开始调查你们那些人的资料,并且查到了那个叫秦诗晴的女孩是你们牺牲那名队员的妹妹,所以便不断的派出杀手执行暗杀任务。”

袁方说道这里停顿了一下,似乎像是在思考些什么之后继续说道。

“不过,随着那些杀手的行动先后失利。华叔便命令他金州的一个朋友,也就是岚姐去调查秦诗晴身边是否有人保护。最后查到了你,所以华叔这才将你们的悬赏令挂到了世界杀手组织的网站上。我这次来,就是受华叔只派,前来向岚姐了解你情况的。没有想到,你竟然发现了我!”

听了袁方的讲述后,燕飞并没有感到有什么意外的。因为这些事情几乎和他猜测的基本相同,他现在最为感兴趣的还是华叔的藏身之处。

“袁方,华叔现在身在何处你应该清楚吧?”

“华……华叔他在境外的金三角地带,那里是我们组织的基地。不过你们要是派人去的话可一定要小心才是,华叔的手中不但拥有大量精良的武器,而且手下人员众多啊!”

袁方有些担心的说道,但是燕飞知道他的担心仅仅是因为他的家人。

得知了华叔的藏身之处,燕飞的心中十分的兴奋,拿出手机迅速的拨通了部队的电话。

“首长,我已经查出了华叔的藏身之所。我现在请求立刻归队,参与抓捕任务!”

燕飞的语气十分坚定,不论如何他都要亲手抓住华叔,就算不能生擒他也要亲手杀死华叔,为秦海报仇。

而部队的首长也同意了他的请求,立刻派出了直升机前来接他返回部队。

这一走可能需要几天的时间,为了不让秦诗晴等人担心,燕飞给陆子韬又打了一个电话。说自己将要离开金州几天,让她在控制住岚姐的同时,一定要保护好秦诗晴的安全。陆子韬对于燕飞话向来都是绝对的服从,也没有问燕飞要去哪里,因为他知道这次燕飞的离开一定和华叔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即使情势再不妙,对于林肃来说也是相对而言的,毕竟毒谷与暗魔宗也同样如此,甚至一点都不比这边好,这让他顿时打起了主意,有意无意的朝对方最弱的人靠近着,寻找机会吸收对方的元气,毕竟这时候都没有元气罩。  

  黄沙拍打在身上时瞬间炸裂,这种疼痛一般人承受不住,比的只是谁能更快的适应下来而已;而林肃正是其中之一,尽管皮肤上不断抽搐流血,但这时他如同饿狼般盯着眼前这位正在躲避的毒谷元王期。

  后者似乎也发现......

,令护丧还京师,录其一子官。便又立刻抢着道:好,原来大姊她本该恼,却恼不得,想笑,却遇见他,刀剑和拳头固然攻击无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把城市当做母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